剧版《繁花》,删掉了什么? - 小皇影视

剧版《繁花》,删掉了什么?

来源:人气:1000更新:2024-01-10 13:18:31

王家卫执导的电视剧《繁花》,美轮美奂、扣人心弦。

《繁花》改编自金宇澄同名长篇小说。原著曾荣获中国文学界长篇小说的最高奖茅盾文学奖。

文学界以上海为背景的小说汗牛充栋,《繁花》无疑是这个领域里的闪亮明珠之一。

小说《繁花》的茅奖授奖词中写道:“在小历史中见出大历史,在生计风物中见出世相大观,急管繁弦,暗流涌动,尽显温婉多姿、余音不绝之江南风韵,为中国文学表达都市经验开辟了新的路径。”

但电视剧《繁花》的改编属于大刀阔斧级别,原著中的主要人物、故事内容、叙事结构都经过全新的创作。

小说和电视剧,仿佛是主人公阿宝在平行宇宙中的两种人生。

阿宝的好友去哪儿了?

《繁花》这部小说一开始就预示着与王家卫的缘分。

小说开篇写道:“独上阁楼,最好是夜里。 《阿飞正传》结尾,梁朝伟骑马觅马,英雄暗老,电灯下面数钞票……这半分钟,是上海味道。”

作者金宇澄显然是王家卫的影迷,从《阿飞正传》这部港产片中看出了上海味道。

王家卫出生于上海,成长于香港。他看《繁花》这部小说,仿佛看到了自己哥哥姐姐的往事。

电视剧《繁花》的开场,王家卫专门设计了一个梦幻联动。金宇澄客串演出,与男主人公阿宝(胡歌 饰)有一番简短对话,作者走进了自己的作品。

《繁花》是一部以广阔视野描绘上海历史、风土人情的长篇小说。

作者明面上写的是阿宝、沪生、小毛三位主人公的人生经历,作品内核表现的是上海在半个多世纪里的沧桑变迁。

电视剧《繁花》以“商战”为主类型,辅以“爱情”元素。青年人阿宝(胡歌 饰)从炒股到做外贸,一步步变成商界中鼎鼎大名的宝总。

这是改革开放大潮中,经济大环境成就个人梦想的绝佳案例。

同时,阿宝在奋斗路上先后遇到了玲子(马伊琍 饰)、汪小姐(唐嫣 饰)、李李(辛芷蕾 饰)三位红颜知己,几个人的情感纠葛也是剧集的一大看点。

小说描绘的是一幅当代上海人生百态图景。三位男主人公:阿宝是外贸商人,沪生是律师,小毛是下岗工人。

他们三人相识于年少,阿宝出身于资产阶级家庭,家境殷实,天生具备经商基因;

沪生出生于军人干部家庭,特殊年代家道中落,逐渐对生活看淡;

小毛出身工人家庭,自幼习武,性格冲动,感情之路坎坷。

小说《繁花》写的是具体人物,折射的是芸芸众生。

少年时的阿宝、沪生、小毛聚在一起,是一段珍贵的友情岁月,沪生还特意给小毛安排生日惊喜。

三人分散开来,故事由此引出1960年代上海商人、军人、工人家庭的生活场景。

三位主人公还会牵引出更多的关联人物,比如阿宝的邻居小妹蓓蒂,沪生喜欢的女孩姝华,小毛的学拳师父等。

一本《繁花》,写透了上海不同年龄层、不同行业、不同家庭背景的人物,犹如一部生活化的“百科全书”。

读者看小说《繁花》,站在上帝视角,看的是上海40余年的平民演义。

小说的内容,犹如一个广角镜头,将众多人物命运的浮沉起落尽数收入。

观众看剧集《繁花》,坐在旁观者视角,看的是上海黄河路、南京路的商战交锋。

剧集的主线缠绕在阿宝身上,他在爷叔(游本昌 饰)的指导下,成就了一段商业传奇。

电视剧里没有沪生和小毛的角色,等于砍掉了两条人物线。

《繁花》开机之前,导演王家卫曾考虑让胡歌一人分饰三角,这个大胆的想法后来被导演自己否决。

小说中,沪生结婚刚一年,妻子白萍就出国了;小毛学历不高,生活落魄;汪小姐与丈夫假离婚,之后却意外怀孕;陶陶风流成性,甚至牵扯到命案……

阿宝像是一名看客,几十年来阅览这座城市不同人物的命运繁花。

电视剧只关注商人群体,阿宝、汪小姐、李李、玲子都在为各自的商业目标冲锋陷阵,缺少了小说具备的社会广度。

被省略的故事

电视剧《繁花》的时间主线在1993年,阿宝在这一年先是脱离股市,之后全力进入外贸行业,努力推广促销国货品牌“三羊”。

下一步,阿宝重回证券业,积极帮助一家商场运作上市。

电视剧有倒叙部分,时间线最早回溯到1978年,讲述阿宝和恋人雪芝(杜鹃 饰)的爱情故事。

剧中还涉及到1987年、1992年等时间点,交代阿宝与爷叔、蔡司令(张建亚 饰)、玲子等人的关系前史。

小说《繁花》分为两个时空:1960~1970年代,阿宝和朋友们的少年初长成阶段;1980~1990年代,阿宝和朋友们由青年到中年社会生活。

电视剧中看不到阿宝1960~1970年代的故事,小说中描绘则是百转千回。

这是一个特殊的年代。

文革之前,阿宝和邻居蓓蒂、好友沪生都过着富足的生活。阿宝喜欢看电影,收集邮票,这是那个年代所说的“小资情调”。

文革开始,阿宝一家被赶到了郊区小房子居住,沪生父母失势,小毛只懂得跟着师父练拳。

阿宝在这个阶段,亲眼见证了自己家族的没落。祖父被抄家,伯父食不果腹,父亲受排挤。

花朵繁盛之时是绝美的状态,但是,凋零枯萎也会接踵而至。年少的阿宝短时间里,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这段经历影响到他后来的人生观、价值观。

电视剧中没有少年阿宝的故事,让这个人物的经商动机变得不够稳固。雪芝追求物质生活抛弃阿宝,的确推动了阿宝毅然从商,但略显套路。

原著中对阿宝出身和成长环境的细致描绘,让读者认知到阿宝经商是必然的人生选择。

读者通过小说,可以将阿宝从小看到大,了解人物的前史今生。

观众看电视剧,只能默默接受阿宝为爱投身商界的这一设定。阿宝的成长弧光,显得不够完整。

因此,原著小说对于电视剧而言,是必要的内容补充。

阿宝少年阶段的故事中,还包括对阿宝家族成员的描绘。

这其中涉及到许多有趣的情节和人物冲突,譬如家族成员因为祖父遗产而引发的纠纷,就是极具亮点的段落。

阿宝在小说中的双面人生

小说《繁花》共有31章,作者采用交叉叙事。单数篇章叙述少年阿宝的故事,双数篇章书写成年阿宝的人生。

前一篇章,十岁的阿宝和六岁的蓓蒂爬上屋顶,感觉到“瓦片温热”,“半个卢湾区”尽收眼底。

后一篇章,阿宝落寞时接到李李电话,说:“宝总忙吧,有心情,现在来看我。”

阿宝到了至真园,落座小包房,“李李也就进来……随便讲讲,近来过往,有一点陌生,也像多年不遇的老友。”

原著的文字内容和叙事结构,带给读者电影蒙太奇式镜头感。人物命运在错落有致的叙述中,少年和成年两种不同的人生阶段交替出现。

少年人的无忧无虑,成年人的深思熟虑,截然相反的精神面貌集合于一个人的身上,构成了张力十足的人物塑造手法。

小说《繁花》以普通话进行叙事,人物对话使用吴语方言。

读者在阅读的过程中,逐渐被带入到人物的生活当中,上海的高楼大厦、弄堂街道仿佛历历在目,烟火气息似乎就环绕在读者周围。

金宇澄以大段绵密的文字叙述,构成了独树一帜的作者风格。

他好像一名说书人,用如诗如歌如画的语言,道出人间的悲欢离合。

比如原著中第27章,描写阿宝与雪芝分手的段落:

“雪芝说,坐我的电车,永远不要买票。阿宝喉咙哽咽说,我不想讲了。雪芝靠近一点,靠近过来。

“阿宝朝后退,但雪芝还是贴上来,伸出双手,抱紧了阿宝,面孔紧贴阿宝胸口。”

“阿宝轻声说,松开,松开呀。雪芝不响,阿宝说,全身是油。雪芝一句不响,抱紧了阿宝。”

“不响”是《繁花》原著中频率出现最高的词,描述一个人物对某件事的沉默回应。

这看似简单的“不响”,实则代表了千言万语。

电视剧里的人物对话,则处处掷地有声,突出一个“响”字。人物的情感波动,事态的发展变化,都通过“响”亮的台词表达出来。

小说《繁花》书写平凡人物的命运,折射城市的历史变迁。书中的内容有关上海人们的日常琐事、建筑与食物、文化和方言。

读者可以通过《繁花》认识上海、了解上海,同时读懂阿宝、沪生、小毛的命运起伏。

电视剧《繁花》汲取了原著的精髓,为观众呈现阿宝璀璨的商业人生。

观众如果想进一步看到阿宝和他朋友们的故事全貌,深入了解他们的精神世界、原有结局,小说才能给到完整的内容。


最新资讯

<abbr dir="dfj20"><code dropzone="M2F8k1"></code><style id="q2V45"></style></abbr><code id="o578y"></code>

Copyright © 2021 小皇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