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店变“竖店” 短剧成造星新赛道,大浪淘沙谁能突出重围? - 小皇影视

横店变“竖店” 短剧成造星新赛道,大浪淘沙谁能突出重围?

来源:人气:482更新:2023-12-04 01:30:35

今年以来,短剧持续爆火。

《无双》上线仅8天,充值就超过了1亿元,甚至创造了“一周拍完,八天破亿,十天暴富”的财富神话。

图片

越来越多的掘金者瞄准了这个风口,准备下场大展拳脚。其中不仅有各方资本、影视大厂,还有一众渴望借此名利双收的演员们。

图片

8天赚1亿的短剧届

也有自己的小生小花了?

作为一种时间短、节奏快的剧集,短剧投入成本低、制作周期短,自带高效的生产模式。

据媒体报道,100集的短剧,7天完成拍摄、1个月出品上架不再是天方夜谭,有的团队甚至3天就能完成一部上百集的短剧。

短剧剧组如同雨后春笋,野蛮生长,每天都有数不清的剧组在横店开机。

某制片人称,横店大概一天有50~60个短剧剧组,另一名横漂演员的说法则是“有100多个小程序短剧剧组在开机,还有200多个组在筹备”...横店在这个意义上真成了“竖店”。

剧组拍得火热,观众看得也上头。

很多短剧的男女主角也算是在观众面前混了个脸熟,短剧圈也出现了一些能够扛起短剧点击率的小生小花,有些短剧演员的气质和演技,倒也不输娱乐圈的一些演员。

图片

图片

有些演员在社交平台拥有粉丝群和超话,热门演员的粉丝数量过百万的也有。

图片

此外,在短剧圈还诞生了几对大热cp,例如孙樾徐艺真、白方文余茵、舒童钟熙等。

很多观众还喊话他们多搭几部,也希望他们能够大火。

但更多的情况是,很多观众可能在短视频平台刷到过他们的剧,却叫不上这些演员的名字。大家都在疑惑,这么多短剧演员,都是哪儿来的?

九州文化的微短剧演员钟熙曾在韩国学习表演,本以为科班出身可以轻松找到机会,但事实上,初出茅庐的学生很难在影视行业立足,于是她才转头演起了微短剧。

图片

《陆总的新婚哑妻》男主白方文,毕业于四川电影电视学院,当过主持,也做过自媒体,没在短视频上折腾出什么水花,转型做短剧之后一举成名。

图片

每天在横店都有无数这样的年轻人,他们之中有等待机会的表演生,有的做过特约演员,或者在剧组跑龙套,也有迎风而上的网红,想要赶上这波风口,还有一些演员,可能仅仅是为了朴素的理想——挣钱。

来钱快?能出名?

短剧为何成了香饽饽?

短剧到底有多挣钱?很多在横店的演员真切地感受到了。今年短剧爆火,展现了前所未有的吸金能力。

一位在横店的特约演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近一年的时间内,短剧主演的价格从千元上下增长到三五千甚至五位数。“头部演员也报价到过一天小几万元”,但一部短剧的成本可能一共就三四十万。

据媒体报道,在某短剧通告群里,有过拍摄经验、形象气质良好的群特前景演员的片酬已从200元/天提高到300-400元/天,短剧主角更是提高到8000元/天。

某选角中介今年10月份贴出的一份报价单验证了这个说法,短剧市场普遍用人的价格是1500-8000,而能达到高要求的短剧演员的报价已经达到了8000以上,超时还会另外加钱。

图片

再加上短剧的变现周期很短,生产节奏也很快,短剧演员一直有戏拍,来钱会更快。

此外,由于用人缺口大,曾经只能在影视剧里跑龙套的小演员,片酬从二三百,涨到千元一天,比从前做横屏演员时收入更多,条件不错的龙套演员,还能在短剧里当上主角。

这也让年轻人看到了出道的机遇,一些演员把短剧当成了进入演艺圈的敲门砖。

在某社交平台上,随手一翻就能看到“新人演员两个月无缝进了六个组”“素人当上短剧女主”的帖子。

如此火爆的市场,确实已经具备了造星的土壤。

前段时间因出演《云之羽》宫尚角而小爆的男演员丞磊,就是因为出演了爆款短剧《虚颜》成功出圈,并被导演郭敬明看中的。

在这之前,他出演过《我们才不是兄弟呢》《进击的皇后》《妻子的秘密世界》等多部短剧。

多数短剧演员都梦想成为丞磊,而传统长剧中的“丞磊们”却纷纷下沉到短剧市场。

今年年初,杨蓉主演的短剧《二十九》上线,与她搭戏的演员王一菲,曾出演过《香蜜沉沉烬如霜》《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等大热古装剧。

图片

很多网友惊讶于杨蓉“放下身段”演短剧,是因为于正不给她戏拍了吗?

事实上,这两年于正旗下的艺人频频在短剧中露脸。

赵弈钦先后出演了《招惹》《风月变》两部短剧,鲁照华去年下半年就出演了《城主是我的》《和前任的第二次恋爱》《奇怪的公主殿下》《与君重逢初见时》四部短剧。于正近来力捧的赵晴,也出演了短剧《浮世三千》。

图片

于正本人还特地发文回应过艺人演短剧一事,称未来短剧一定会胜过长剧。

图片

除了这些名不见经传的小演员,还有一些曾经出演过热播影视剧的演员也演过短剧。

例如何泓姗主演的《如梦令》、韩栋的《谜寻》以及关晓彤、娄艺潇客串的短剧《男翔技校》。

图片

连日来,越来越多的影视大厂入局短剧,又带动了一批知名导演和演员下场。此前,网传唐嫣也在接触短剧。

图片

这样一来,还真不知道应该说短剧太火爆,还是传统长剧太不景气。

但随着越来越多的专业团队反向流入短剧,原来的短剧演员的前景如何,变得越来越模糊。

图片

一只脚迈进了娱乐圈

可出路在哪里?

短剧市场越做越大,把飞升的机会摆到了所有人面前,但短剧的野蛮生长也给行业带了新的隐患。

广电总局持续开展微短剧治理工作,抖音、快手、微信等视频平台也相继出手。

图片

随着监管的持续升级,一些粗制滥造、三观不正的短剧将面临下架的风险。这势必会警示一些投资者,进而抬升行业准入的门槛,也就意味着机遇的减少。

更为关键的问题是,由于短剧成本不高、制作不够精良,短剧演员始终处于行业鄙视链的最底端。

在某社交平台上,一个“为什么想做演员不能乱接短剧?”的帖子引发了很多人的共鸣。

这位博主指出,科班出来的人拍短剧就是在走下坡路,等于毁掉自己的演员路,而非科班的素人如果一直拍短剧,就要做好以后接不到大IP剧的准备。

图片

而评论区的网友也表示,可以没有资源,但不能没有审美。

在一则短剧演员招募令中,片方对男主演的要求就是,一定要是霸总,而对女演员的要求则是甜美可爱,这也限定了演员的风格和表演方式。

图片

几分钟一集的短剧就必然需要强冲突来吸引观众的眼球,也就要求演员将所有的情绪最大程度地外化,只有夸张的表情和动作才能快速表现人物,推进情节,防止没耐心的观众划走。

在一周拍完一部戏的高强度节奏之下,演员根本没有时间,或者说也没有必要去揣摩一个角色的内心世界,因为多数短剧的逻辑,压根就经不起细细推敲。

因此,很多演员认为,出演无脑低幼的短剧除了消耗自己的形象,对于个人的能力没有任何提升,反而把路越走越窄。

杨蓉的《二十九》虽然获得了还不错的热度和口碑,但还是有粉丝时不时喊话她回去拍长剧。毕竟在很多粉丝看来,长剧转短剧,就意味着资源的降级。

图片

很多短剧演员之所以还扎在这个行业,还在梦想着复刻丞磊的成功之路。

图片

但任何行业都遵循着二八定律,并不是所有入局的人都能吃到红利。走红也是一门玄学,需要天时地利人和。

目前,相关部门和平台对短剧的整治有望为短剧创作营造更加规范有序的环境,而更多专业团队的入场或许能提升短剧制作的水准,带来更多的好剧本,同时给演员一些学习与沉淀的空间。

这对于想要成为好演员的人来说,才是真正的春天。但可能,这还需要很长的时间去积累和发展。


最新资讯

<style dir="XUFcZd"><u draggable="KtUuu"></u></style>

Copyright © 2021 小皇影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