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队》不止是犯罪片,而是12年的孤勇人生 - 小皇影视

《三大队》不止是犯罪片,而是12年的孤勇人生

来源:人气:999更新:2023-12-16 01:30:02

《三大队》不止是犯罪片,而是12年的孤勇人生

时光撰稿人 | 崔汀

用迷影的心来写电影。

警察在监狱服刑,奸杀犯逍遥法外。

编剧都编不出来的苦难情节,在现实中上演了。

一群刑警沦为囚犯,出狱后,他们自发万里追凶。

如此反差的人物命运,绝非戏剧化的虚构故事,这是真实发生的案件。


纪实文学《请转告局长,三大队任务完成了》,真实描述了这个故事。

文章在2018年7月发表之后,无数读者希望这宗案件能搬上大银幕。

由陈思诚监制、戴墨导演、张译、李晨、魏晨等主演的警匪片《三大队》今日公映,目前影片的点映和预售票房已突破1亿大关。

《三大队》


警察身陷囹圄,平民追凶万里

2002年9月21日的广东台平(案发地化名),刑警队长程兵(张译 饰)接手了一宗入室抢劫、强奸杀人案,死者是一名女中学生。

程兵带领三大队很快抓捕了嫌疑人王大勇(王雨田 饰),嫌疑人同伙王二勇(张本煜 饰)在逃。

不幸的是,三大队在审讯王大勇时,意外造成嫌疑人死亡。程兵和四名同事被判故意伤害罪,获刑5年到8年不等。


影片在人物塑造和事件叙述的过程中,尽力扣住“真实”二字。

程兵不是一位冷静的警探形象。他会表现出身心疲惫,顶着巨大的破案压力,导致他神经紧绷,面对同事的失误会暴跳如雷。

但是他凭借缜密的破案思维,能够发现被人忽视的犯罪证据。

他的优缺点都非常明显,是一个情感浓烈的写实人物。


影片最大的创新点,在于如实呈现刑警三大队遭受的磨难。

法院宣判之后,程兵和同事们被押往不同监狱。影片由此开始,镜头聚焦在程兵身上,剧情驶向警匪片叙事的新轨道。

这不同于警方卧底的故事,程兵实实在在被脱了警服。其他囚犯即使和他无冤无仇,但就是看他不顺眼,恐吓、排挤、强迫扫厕所。


警察在监狱服刑,奸杀犯逍遥法外。如此反差的人物命运,绝非戏剧化虚构,这是真实发生的案件。

观众会不自觉地产生共情,程兵经历的每一次苦痛,观众都能够感到内心增添重压。

在程兵之前,国产片中未曾出现过如此悲凉凄惨的警察。

《三大队》突破了银幕上警察形象的塑造模式,命运坎坷的程兵刷新观众的认知。

《三大队》后半段,在警匪片基础上叠加公路片类型,程兵带领曾经的三大队万里追凶。

他们走过了湖南长沙、四川德阳、辽宁沈阳,甚至云南西双版纳等地,足迹遍布大江南北。


他们每到一处,电影画面上就打出醒目的地名提示。这些地方是程兵现实中走过的路,所以都用了真实地名。

电影主创希望观众能够了解,程兵他们为了完成这次追踪,走完一条不可思议的曲折道路。

他们一路上遇到了地痞、逃犯、人贩子,摸排一座陌生城市的各个角落,遍访王二勇可能出现的任何地方。


重聚后的三大队,追踪王二勇的过程困难重重。

他们既要面对外部未知的威胁,又要面对来自家庭的生活压力。团队成员接二连三地离去,不断提升追查的难度,同时又凸显出程兵的坚韧,只有他不肯放弃。

影片中,队友廖健(张子贤 饰)的离去场面最易触动人心。大年三十夜,他们在辽宁沈阳一家饭馆吃饺子,廖健为了照顾孩子,向程兵等人辞行。

他伤心地走在大街上,人们放着鞭炮烟花,周围响彻《难忘今宵》的音乐。

廖健忍不住捶胸顿足,喜庆的环境和悲愤的人物,构成一幅独特的离别场景。


万家灯火,岁月静好,是有人在默默守护。

改编对比,程兵原是孤军奋战

电影对于原作《请转告局长,三大队任务完成了》而言,是二次创作。

电影是视觉化的艺术,编剧和导演为了影片的观赏性,以及叙事的流畅性,会进行适配化改编。


《请转告局长,三大队任务完成了》由作者深蓝撰写,文章里的主人公程兵并未接受采访。

深蓝通过程兵同事们的口述,综合整理完成的这篇文章。

电影和原文相对比,有两处较为明显的改编。

第一,程兵等人犯错误的过程。原文中的受访者老张是程兵的前同事,他回忆当晚审讯王大勇,程兵他们给嫌疑人“上手段”,王大勇在窗户上“背宝剑”。

电影中,王大勇无意中看到程兵女儿的照片,露出邪恶坏笑,引发三大队的捶打。

原文和电影的相同之处,是王大勇在被捕前,都遭受了群众的痛殴,意指王大勇在审讯前已经受伤。


第二,程兵追查王二勇的过程。原文中,程兵独自一人完成万里追凶,他先后做过出租车司机、快递员、送水工等职业。他走南闯北,混迹于各行各业,进行大海捞针式搜索。

电影中,程兵与同时入狱的四名同事再聚首,他们被程兵的精神激活,毅然决定与他同行。

万里追凶过程中,程兵做起空调维修工,徐一舟(魏晨 饰)担任网管,廖健成为保安……他们构成了“追凶五人组”,为后续的故事增添了戏剧张力。

导演戴墨对此解释道:“不想让程兵变得那么孤单,想让伙伴们陪他一段时间。”


影片由陈思诚监制,他此前最得心应手的类型是悬疑片,《唐人街探案》系列、《误杀》系列都曾创下骄人战绩。

《三大队》是陈思诚又一次创作转型。这部电影基于真实案件改编,属于现实主义作品。

更重要的是,影片几乎没有悬疑元素,故事背景也并非架空的东南亚,而是真实的国内城市。

刑警三大队侦破案件的过程“快准稳”,五天内锁定目标,缉拿到一名嫌疑人。

可谁也没想到,另一名嫌疑人需要12年的漫长追查。


嫌疑人王二勇身份早已曝光,被列为通缉犯。但是,在人脸识别等技术还未普及的年代,王二勇有了藏匿的空间。

影片的戏眼不是悬而未决的案件,而是三大队成员锲而不舍的艰辛追踪过程。

每人5~8年不等的服刑时间,出狱后是4年多的全国追逃。个中甘苦,只有三大队心知肚明。

如果没有《三大队》这部电影,他们的事迹已经被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

电影以真实客观的角度呈现三大队的命运波折,以他们的特殊经历谱写一曲人性赞歌。


正如影片主题曲《人间道》所唱:“我要这朗朗乾坤下事事有王法,我要出了门的人再晚也归家。

刘欢极具穿透力的嗓音,将《人间道》演绎得荡气回肠。

从《士兵突击》到《三大队》

陈思诚、张译、李晨,《三大队》台前幕后的主创。他们从《士兵突击》开始,结下了近20年的友谊。

三人合作的影视剧不多,但都是经典佳作。譬如他们第二度合作的电视剧《北京爱情故事》,在2012年也曾掀起收视热潮。


《士兵突击》时期,陈思诚饰演的成才、张译饰演的史今、李晨饰演的吴哲,都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

成才在剧中有专属的成长弧光,从小聪明青年到敢于担当的特种兵;史今凭借“不抛弃,不放弃”的信念,一直助力许三多前行。

他退伍前在车上痛哭的一段戏,是难忘的名场面;吴哲以睿智、谦逊的形象,同样深受观众喜爱。


《士兵突击》的经典地位毋庸置疑,如果评选中国21世纪最具影响力、以及收视人群最为广泛的电视剧,它必定名列前茅。

陈思诚、张译、李晨所塑造的士兵形象,长久驻留在荧屏之上。

这一次的《三大队》,三位老友终于再度聚首。


陈思诚近年来专注于幕后工作,张译已是金鸡奖影帝,李晨也在综艺领域风生水起。

三人发展方向不同,但是都在为自己热爱的事业奋斗。观众看到张译和李晨同框,应该会有一种跨越时代之感。

影片中,三大队的程兵饱经风霜,一大队的杨剑涛(李晨 饰)稳扎稳打。杨剑涛就像是程兵的一面镜子,映照出人物的不同命运。

程兵出狱后仿佛提前步入老年,而杨剑涛升任局长后容光焕发,令人感慨万千。


《士兵突击》的剧迷看《三大队》,会看到到三位年轻人已成中年大叔。

他们用多年来的创作和表演经验,完成了难度更高的《三大队》,不负这一场相聚。

另外,《三大队》启用了全明星阵容,影片中有台词的角色几乎都是知名演员。

张译主演的电视剧《狂飙》曾在年初引发轰动,《三大队》中还能看到“大嫂”高叶、“老默”冯兵、“杨健”王骁等熟悉面孔。

片中的配角犹如彩蛋,仔细辨认会有意外惊喜。

如果你还想补全关于《三大队》的真实故事,

电影原著《深蓝的故事》正在【好集了】平台热卖中。

来自基层民警“深蓝”的一线案件真实记录。

校园霸凌、蹊跷诈骗、犯罪凶案,

带你看尽世间百态。


最新资讯

Copyright © 2021 小皇影视